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綠城再現人事調整,歷經各種變動的CFO被傳離職

過去十年綠城經歷了種種,CFO馮征的位置一直未變。

文 | 觀點地產網 黎倩

沒有一位職業經理人能陪伴企業到永遠,這是自上世紀20年代通用總裁斯隆創建現代大公司管理制度以來歷史印證的普遍真相。

然而,總有人能做到盡可能長久,考驗的則是職業經理人的智慧和選擇。

近日,有市場消息爆料,綠城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公司秘書馮征離任綠城中國。同時,綠城舊將郭曉明將重回綠城中國,擔任副總裁一職,另外由中交空降綠城不久的周連營出任首席財務官。

盡管在現代公司制下,職業經理人的轉換早已變得稀松平常,但對業績觸底的綠城而言,每一次人事變化總會引起外界對這家公司的審視。

不過,綠城方面的回應是郭曉明確實回歸并擔任副總裁,但同時馮征也向觀點地產新媒體否認了職位變動的消息。

事實上,自去年的壽柏年、曹舟南,到今年7月宋衛平辭去董事會主席和執行董事職位,綠城管理層正逐漸更新換代,八月末出席上市公司業績會的綠城老將也僅剩首席財務官兼公司秘書馮征。

從2010年入職,歷經融綠股爭、中交入主、宋衛平退幕,在杭州總部接連不斷的事件背后,這個看似微胖,卻十分精明的香港人一直負責的綠城在資本市場的問題,其在上市公司的位置也始終穩固不變。

與此同時,過去半年,業績觸底、創始人離任的陰影徘徊在這家曾經的內房龍頭之上,而在張亞東接連的人事換防中,低調的馮征則始終是站在最高決策人身旁的得力助手。

不好當的CFO

事實上,在上市企業高管團隊中,CFO常常是最容易發生變動的職位。

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有335宗A股上市公司CFO發生人事變動,其中辭職213次,占A股公司數的6.5%。

另外,據“新三板+”AppAiLab統計顯示,2017年新三板萬家企業中,有2133家公司發生了財務總監人員的變動,占比高達18%之多。其中有215家的變動不止一次,更有甚者達4次之多,變動的原因也多與業績有關。

對房企而言同樣如此,業績、負債、資本市場的表現都會給CFO帶來巨大的壓力。

眾所周知,宋衛平時代的綠城,偏執、激進、高杠桿,曾是它的標簽。

由于缺乏財務管控能力,早期綠城的規模擴張主要依賴高負債,這也一度導致綠城資金鏈短缺。2008年到2011年,綠城接連遭遇“清算危機”、“信托危機”,凈負債率連續三年超過100%。

也因此,要當好這樣一家房企的CFO,挑戰并不小。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了解,早年綠城的財務主要由宋衛平的搭檔壽柏年負責,直到上市后才有了負責相關資本市場的首席財務官。

資料顯示,自2006年上市以來,綠城中國一共有過3位首席財務官,分別為林錦堂、林戰和馮征。

其中,入職9年的馮征任職時間最長,而此前的兩任都不超過兩年。

2006年5月,在投資者關系管理、并購及海外融資方面擁有豐富經驗的香港人林錦堂出任綠城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的公司秘書及合資格會計師職務。

在林錦堂的努力下,兩個月后,綠城中國正式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成為浙江省第一家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的房地產企業。隨后的短短兩年里,林錦堂也見證了綠城從一家從小型民營企業成長為浙江排名第一的全國性房地產開發商。

然而,上市后的綠城杠桿迅速加大,不斷融資、不斷拿地,成為綠城快速擴張的主要模式,2007年也是綠城土地儲備增加最快的一年。

數據顯示,2006年7月綠城的土地儲備總建筑面積是800多萬平方米,而到2007年年底綠城的土地儲備總建筑面積已超過2000萬平方米。

2008年,綠城凈負債率超過100%,并遭遇債務危機。2008年10月,綠城發布公告稱,林錦堂辭任在綠城的公司秘書、授權代表及合資格會計師,同時委任林戰繼任者。此后,林錦堂先后赴奧園和花樣年任職。

與此同時,雖然更換了財務負責人,但在宋衛平領導下的綠城在土地市場上依舊高歌猛進。數據顯示,綠城2009年在土地市場上拿地總金額約455億元,更多次拿下地王。

2010年綠城的負債率達到210%的峰值,高負債運營模式下,綠城再次陷入資金危機。

2010年4月28日,林戰辭職,同年8月,馮征出任首席財務官,至今一呆就是9年。

沒有人預料到,歷經資金危機、融綠股權之爭和中交入主后,綠城的行政總裁從壽柏年、曹舟南換到了如今的張亞東,馮征卻依舊能在這家飽經風雨的房企里屹立不倒。

經過一些秋與冬

公開資料顯示,在綠城之前,馮征曾在兩家公司有過任職經歷,而每一家都能做到5年以上。

1994年至2004年,馮征于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工作;2004年至2010年,其擔任港股上市公司寶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擔任財務總監兼董事會秘書。

事實上,在2010年接手林戰入職時,綠城的狀況并不樂觀,負債率達到歷史最高值和下降的銷售額是擺在這位新任CFO前的一大難題。

2011年,樓市調控令綠城的銷售業績跌入低谷。應接不暇的問題中,九龍倉、融創入股并導致出現股權爭奪戰,使綠城上下疲憊不堪。

為此,馮征履新后,綠城開始加大回款,并減少買地。

數據顯示,2012年到2016年,綠城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都維持在正數,盡管公司的整體規模擴張地較為緩慢,但也逐漸擺脫生死邊緣。

2014年,創始人宋衛平選擇離場,央企中交正式入主。隨后,壽柏年也于2015年辭去了行政總裁一職,由曹舟南接替。

與此同時,中交雖然空降了部分管理層,但由于缺乏香港資本市場經驗,中交依舊需要馮征應對境外資本市場。

四年過去,背靠中交的信用背書,綠城早已走出資金鏈斷裂的寒冬。2018年,中交主導下,綠城完成史上最大的組織架構調整,同年,壽柏年和曹舟南相繼退出綠城。

伴隨綠城經歷了種種,馮征的位置卻依舊沒有動搖。

相比于創始人宋衛平的光環,和曹舟南語出驚人的高調作風,作為CFO,低調、務實是這個香港人給外界的印象,或許,這也是職業經理人長久的生存之道。

來源:觀點地產網

原標題:馮征:綠城半部春秋史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二肖中特精准老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