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TCL集團更名TCL科技,這能解決讓李東生頭疼的股價問題嗎?

李東生正在為TCL的股價上漲使出渾身解數。

圖片來源:Unsplash

記者 | 林騰

編輯 |

1

李東生正在探索他的股價上漲之道。

1月13日,TCL集團發布公告稱,將公司的名稱從“TCL集團”更改為“TCL科技”。

這是繼去年1月份將其終端產品業務從上市公司剝離重組之后,TCL迎來的又一次新的變化。

TCL的公告稱,“TCL科技”可以準確表達公司升級后的愿景和戰略定位。

“為了配合這一次重組,我們向相關部門登記把TCL集團改為TCL科技,讓投資人能更好認識(我們)?!崩顤|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從重組到更名,在將近一年的時間里,李東生其實都在嘗試解決他心頭中一個最大的困惑:TCL的股價難題。

更名背后

2019年8月13日,在TCL半年業績的交流會上,李東生當著媒體的面提問:“(TCL)股價為什么比同行業低這么多?”,并懇請媒體為其出謀劃策。

一個月后,在一次界面新聞與李東生的對談中,記者向李東生提出將“TCL集團”更為名“華星光電”的建議。

“這個建議是對的,我也認真考慮過?!崩顤|生對界面新聞記者說。但他最終不愿將TCL三個字母去掉,主要基于兩方面的原因:

一是TCL集團不會長期只有一個面板方面的主業,會通過兼并收購的方式,控股一些頭部科技企業。所以如果改名叫華星光電,會對后面的發展不利。

二是技術原因。改名的工作量太大了,所有的合同都要重新改,另外國家、政府的一些批準文件的東西,都要重新出。我們計算過工作量是海量的。如果沒有很確定的利益,我們真的就不想改。

2019年1月,TCL正式剝離手機、家電等智能終端業務以及相關配套業務,聚焦于以華星光電半導體顯示產業為核心主業。

一名參與到這次重組的內部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說:“當時重組前跟投資人交流的時候,確實有股東對李東生表示,TCL集團這個名字會讓人感覺這家公司什么都想做,但是沒有業務做得特別好,影響了大眾的認知?!?/p>

而更名為TCL科技,首先是確立了TCL的“科技”核心戰略。

TCL前身是惠陽地區電子工業公司,1985年投資成立了以“TCL”為字號登記注冊的“TCL通訊設備有限公司”;隨著消費電子業務的擴展,1994年正式變更為“TCL集團公司”;2002年,公司名稱變更為“TCL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沿用至今。經過38年的發展,TCL集團涵蓋電視、手機、家電等終端及其配套業務,半導體顯示器件及材料、產業金融及投資創投等多項業務。

TCL的公告稱,2019年,TCL初完成重大資產重組,剝離了終端業務及配套業務,上市公司以半導體顯示技術及材料業務為主,保留產業金融和投資業務以支持和賦能主業發展。由于公司業務范圍已發生實質變化,“TCL集團”不再適用。

在此之前,TCL擁有消費電子終端、顯示面板、環保、金融等一系列產業。分拆之后,TCL集團的業務結構就發生了變化,現在是以華星光電和產業金融為主。

其中華星光電總資產中固定資產占比超過70%。按照TCL的數據,華星光電累計投資了1800億,建了6個工廠,是一個高科技、重資產、長周期的產業。

上述人士分析,更名之后突出科技,一方面是強化面板本身的競爭力。另一方面,從10-20年的周期來看,產業發生變化的時候,TCL可能會考慮做其他的核心資產和配置。比如說比華星光電科技含量更高,更上游的基礎科技類產業。

按照TCL的規劃,未來會做更多其他業務的剝離,聚焦科技主業。除此之外,還將通過產業金融的模塊,在華星光電之外,去投資并購科技行業的相關企業,開辟新的賽道。

TCL公告中稱,將以內生發展動力為基礎,大力推進半導體顯示及材料業務的技術、產品和生態的全球領先,并擇機在高科技、大資產、長周期領域尋找兼并重組機會,配置科技發展中最基礎的、最核心的、中國企業可以建立持續領先優勢的資產,建立公司業務增長新動能,實現企業高質量成長和股東價值的持續增長。

股價之謎

最近兩年,李東生格外看重投資者和資本市場的態度。

在過去許多年里,TCL集團在A股市場的股價長期低迷,始終徘徊在2-3元區間,對比京東方等同行業公司,TCL的市盈率也整體偏低。

李東生對界面新聞記者說:“我不賣股票,不等于我的投資人不賣股票。所以你的股票價格長期低迷,大家就不愿意投資你的公司,這對公司發展不利。如果股價長期低迷,會被大眾認為有什么財務數據沒有對外公開,對公司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p>

李東生的規劃是,以重組為契機,將公司主業拆分成兩部分:一是高科技、大投入、長周期的業務;二是智能終端業務。這樣一來,可讓大眾對TCL有一個清晰的認識。

其次,重組有助于在公司運營上進行節本增效,提升經營效率。在重組之后的2019年1-9月份,按照營業收入的備考口徑來算,TCL銷售收入是410 億,比去年同期增長19.2%,凈利潤是34.9億,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1.3%。存貨周轉天數減少了5天,從49天降到44天,資產負債率重組之后是從68.4%下降到60.3%。

不僅如此,李東生還在進行著股票回購計劃。去年,李東生拋出了近20億的回購和股票增持計劃,試圖挽回投資者的信心。

2020年1月13日的早間公告稱,自首次實施回購至2020年1月10日,公司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累計回購5.65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4.18%。最高成交價為4.17元/股,最低成交價為3.13元/股,成交均價為3.42元/股,成交總金額19.34億元。

但從去年前三季度的股價來看,TCL并未有大幅波動,直到去年11月份開始,TCL集團的股價才呈現了上揚的趨勢,并在最近一個收盤日價格達到了4.94元。

這其中也有剝離終端業務之后,面板行業競爭激烈導致業績不佳的原因。公告顯示,TCL集團在2019年第三季度營收588.18億元,同比下滑28.4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5.77億元,同比增長3.52%。其扣非歸母凈利潤5.03億元,同比下滑68.44%。

華星光電的表現也不如人意。報告期內TCL華星光電營收為245.6億元,同比增長28.4%,但凈利潤僅13億元,同比下滑28.7%,處于增收不增利狀態。

“我們主要的產業體TCL華星光電即半導體顯示業務在去年也遭遇整個行業一個周期性的低谷。所以我們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主要是利潤?!崩顤|生說。

雖然李東生對TCL在資本市場的活力寄予了厚望,但從現在來看,重組后的TCL依舊還沒有一個讓人信服的表現。股價問題能否真正解決,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二肖中特精准老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