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眼
鐘偉:未能“保6”也不奇怪,宏觀調控空間寬裕

北京師范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鐘偉認為,中國經濟放緩難免,2020年經濟增速未能“保六”也并不奇怪。但中國經濟還未充分展現其高質量發展的潛力,“寧愿慢,不能亂”。

連平:樓市調控在堅持“房住不炒”的同時,也要因時而變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指出,在環境和市場不斷變化的背景下,“因時而變”的房地產政策可能更為重要,否則過嚴的抑制會誤傷合理需求。

【人物】前美聯儲主席沃爾克逝世,一位不懼壓力的金融巨人

對現在的美國人而言,通貨膨脹似乎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概念。但在一個由紙幣構筑的金融世界里,通脹的風險從未遠離,也因此沃爾克留下的遺產——一個不畏壓力、堅守原則的獨立央行就顯得尤為珍貴。

王一鳴:6%并不是特別的分水嶺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認為,面對國家出現的新情況新挑戰,我國保持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態勢。中國經濟在抵御下行壓力中顯現韌性,在應對挑戰中呈現亮點。

徐高:“6%”是一個重要的定心丸,是應當堅守的底線

中銀國際分析師徐高認為,我國GDP增速已經在2019年三季度下滑到了6.0%,創下了1992年我國季度GDP數字開始發布以來的最低讀數。如果此時不能有效穩定各方對中國經濟前景的信心,企業和居民將會基于悲觀預期而削減投資、減少消費,進一步拉低全社會總需求,從而讓經濟的下行成為“自我實現的預期”。

消費稅立法只是“牛刀小試”,遠非改革終點

本次消費稅改革的一個重頭戲應該是改革征收環節。但這次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稅法(征求意見稿)》整體偏“謹慎”,幾乎平移了之前暫行條例對于消費稅的規定——征稅商品范圍未變,稅率未變,征收環節基本也沒有變。現在沒變不代表未來沒變化,畢竟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

劉世錦:用刺激性辦法保“6”,還是用改革穩“5”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指出,如果政策放得更松,試圖用一種刺激性政策達到超過潛在增長率的增速,實際上是寅吃卯糧。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為以后出現經濟真正斷崖式下跌的一個誘因,這是目前特別需要警惕的。

分析師看政治局會議:穩增長是關鍵,樓市調控或邊際放松

分析師認為,在“穩增長”的要求下,貨幣政策將維持寬松態勢,明年仍有降準、降息可能。財政政策將更加積極,赤字率可達3%,基建投資有望加碼,成為穩增長的重要抓手。房地產調控政策或將邊際放松。

“6”是中國GDP增速下限嗎?野村經濟學家和余永定商榷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日前在《財經》雜志發表題為“經濟增速已滑至6%,該剎車了”的文章。但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認為,“6”不是絕對的下限,并非一個神圣的數字。2020年經濟增長目標可適度下調至“6%左右”,為低于6的經濟增速留下空間。

關于2020年經濟,中央政治局會議傳遞了哪些信號?

本次會議沒有再次強調“房住不炒”,是否意味著房地產調控政策的轉向或放松?明年經濟增速保不保“6”?

二肖中特精准老管家